夏二颜 。

这里阿颜 *(´∀`)*
最近月歌沉迷x 春始不足 渴望太太们撒糖嘤嘤嘤❤

【银土】温馨三十题之第四问

一直在想亲吻额头这个梗实在是能写出太多东西了,要怎么写才能不感觉那么突兀,然后又有一个比较能接受的情节。于是乎就出来了以下脑洞产物(笑

-------------------------------------------------------------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所以说,过度玩水再强的身体也会受不住的,土方对着床上躺着的人翻了个白眼,然后抓过床头柜上的药片走了过来。

 

【让你再玩!】

从牙缝里憋出这几个字,土方一屁股在床边沿坐下,恶狠狠的盯着床上的人。

 

满脑袋银发的男子似乎看起来状态不太好,没了以往精神的样子,满脸倦容。眉头因为身体上的不适而微微皱起,他吃力的睁开眼看了看说话的人,然后撅起嘴摇摇头,又闭上了眼睛。

 

啧。

【你别给我装死!混蛋!】

土方额头上冒了黑线,也不顾那人是不是身体不适,伸出手就把闭上眼的银发男人一把揪了起来,然后另只手把药丸嗖的塞到了那人嘴边。

 

坂田银时一脸的不情愿,微微张了张嘴,还是死活不肯开口。

 

【干嘛?!】

土方看着对方的不配合,心里忍耐力已经快要爆发了,念在对方还是病员的事实上,土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其实是在心疼,谁让那男人偏偏不肯乖乖的把药吃了,哄着骗着都好几次了结果张了嘴药还没进口就又闭上了。妈的。土方差一点就要叫祖宗了。

 

【不想吃。】

发着烧连语气都比平时弱了不少。坂田银时侧过头,避开面前棕褐色的药丸,嫌弃的看了一眼,似乎连一丁点味道都不想闻到。被土方揪着睡衣领子的姿势有点吃力,本身就不舒服的身体更显难受,坂田银时咳嗽了几声,想着稍稍的苦肉计应该会让那家伙就这样放过自己吧,没想到土方的手依旧没有怎么放松。啊,头疼。

 

【苦…】

弱弱的抬起头,露出这辈子最为委屈的表情,死死盯着土方的眼睛。

 

似乎是有一瞬的动容,不过土方压下心中恻隐之情,脸色继续黑着看着他,又掂了掂手里的药丸。

 

【快吃了它。】

 

嘁。见苦肉计失败,坂田银时撇了撇嘴。半仰起的姿势实在太过难受,寒热烧得自己腰都开始酸了,坂田银时受不住了,伸出大手一把抱住了眼前恶狠狠的恋人。

 

【求饶也没用。】

必须在这家伙使出这招前就先破了他。土方心里暗暗道。

 

过了十几秒也没见那人再开口,只是肩膀上传来稀稀落落的磨蹭声。土方低下头,瞧见一颗顶着银色卷毛的脑袋在自己肩头来回的蹭,明明都已经下了狠心一定得喂他吃下退烧药,却在此刻所有的坚决都化为了散沙,坂田银时再蹭几下,连个影子都不见了。

 

【唉。】

无奈的叹了口气,土方双手捧起自己肩膀上撒着娇的脑袋,坂田银时的脸显得通红,估计是烧得不轻,眼眶下的黑眼圈也毫不费力的就能看见,鼻头也红红的,眼睛里还带着几缕血丝。

 

又叹了一口气。

 

【你啊……】

 

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

 

【十四,痛。】

一脸不满的瞪了眼。

 

【以后还那么乱玩水么。】

 

银发男子摇头,然后凑上来想继续蹭肩膀。土方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乖,然后曲起手指卷了卷坂田银时脑门上的刘海,拨开了一点,低头在额头中央落下一个吻。

 

【嘿,我就知道我的十四最好了。】

坂田银时伸手摸了摸土方刚才亲吻过的地方,弯起嘴角嘿嘿笑。土方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扶他躺下睡好,紧了紧脖子周围的被子,然后又低头吧唧亲了一口。

 

【睡吧,白痴。】

【药…晚上再吃。】

 

带着嘴角的弧度,土方关了灯,轻声离开了房间,而床上此刻紧闭着双眼的银发男子,眼皮似乎跳动了几下。


评论

© 夏二颜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