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颜佛系状态中zZ

这里阿颜 *(´∀`)*

月歌月舞中毒患者
泡面少女❤

【影日】笨蛋的脑回路

单细胞的笨蛋终于开窍【可喜可贺

----------------------------------------------

察觉到自己对影山的心意是第二次吵架之后。

起因竟然是影山没有托更多的球给他。

 

那天训练,影山按乌养教练的话和别的队员进行了比较多的互动。

作为二传手,是调动队里每一个球的关键,不能只靠他和日向的怪人快攻。田中的扣球力道足,比起日向来更有经验,而王牌旭的扣球也越发稳重,影山和这些前辈的配合也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在乌养教练看来,至少目前还是缺少了一些默契。

 

 

【这里这里,影山!】

早几步就已经起跳的日向满怀期望的看着影山,伸出手指准备狠狠的扣下这个属于自己的球。可等自己的脚掌落地,对面球场传来排球击打地面的声音,日向才意识到,这个托球影山也不是给自己的。

 

【田、田中前辈扣的好。】

勉强挤出笑脸说了违心的话。日向翔阳有些不满的看了影山一眼,然后快速调整好自己的位子,准备迎接下一球。

 

没事,下一球他一定会托给我的。

 

不停的起跳,追逐着影山手中的球,可接下去的托球里,仅有少的可怜的一两个球才是给了自己。眼看着下一个托球往旭前辈那里飞去,日向不知道哪儿来的冲动,几步跨了过去,一股脑用力把旭前辈挤开然后自己跃起接下了球。

 

啪嗒。

 

球准确无误的扣在了对方场地内,顺着直线滚到了角落里。

 

场内安静了几秒。接着意料之中的,轰的一声炸开了锅。

 

【旭前辈你没事吧!】

【翔阳你是脑子又短路了么!!】

【快道歉诶喂!】

 

日向翔阳转过身,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是犯了多大的禁忌。

可是内心有一股力量驱使着自己,不愿开口道歉。

他死死咬住下嘴唇,低着头,双手握成拳头紧贴在裤子两边。

 

【算啦,我没事,呵呵。】

拍了拍手,东峰旭站了起来。

 

【没事没事日向,don’t mind。】

看着有些不在状态的后辈,旭前辈丝毫没有怪罪,只是搭了搭日向的肩膀然后揉乱了他的头发。日向翔阳动了动嘴,终究没有出声。

 

训练继续进行。

 

 

结束后是一年级的新生打扫场地。

月岛象征性的拖了几下地板,之后就借着家里有事匆匆提着包开溜了,山口不好意思的笑笑也跟了上去。留下影山和处于呆立状态的日向。

 

 

【你怎么回事?】

刚才那一幕影山还是放不下心。

 

【……】

抿嘴,日向保持沉默。

 

【你不知道这如果是在比赛中会扰乱大家的节奏么笨蛋!】

幸好今天只是平时的训练。影山忍着脾气。

 

【你,你为什么不托球给我?】

闷闷的声音突然传出来。

影山听的云里雾里。

 

【哈?】

【我说影山你今天为什么没有托球给我!】

日向抬起头,语气有点冲。

 

【因为队里又不止你一个副攻手。】

理所应当的回答,没怎么多想,影山脱口便是。

 

【唔。】

像被什么堵住一般,日向突然不再言语。

吃了憋的心情比什么都难受,他突然不想和影山呆在同一个空间里,他发现自己心脏跳的很快,他觉得自己没理由的生气了。

 

【再、再见!】

喊出这两个字,日向抱着还没背上的书包,踉跄的跑出了活动室。

简直是逃出去一般。急不可待。

 

【到底是怎么了这个笨蛋家伙。】

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影山。


=============================


这一路上车子骑的七扭八歪,差点撞上转弯的大卡车,被司机骂了一顿。到了家,日向直线冲往自己的卧室,把自己扔进床上,终于吐了一大口气。

 

【混蛋影山。】

对着枕头揍了几下似乎还不太解气,日向站到了床上边跳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蹦出生气的话语。

 

【啊啊妈妈,哥哥脑袋又短路啦。】

小夏捂着耳朵,从楼上冲到厨房。

 

【啊啦,翔阳真是的。】

似乎习以为常,只是掩嘴笑了笑。

 

终于发泄完毕,翔阳整个人也瘫倒了床上,他张嘴喘着气。

心情似乎好了那么一点。

楼下飘来的饭菜香惹的肚子一阵叫唤。

 

【鸡蛋拌饭~鸡蛋拌饭~】

哼着小曲日向开门下楼吃饭。

 

而对于今天自己生气的理由也完全抛掷脑后了。


=============================


迷迷糊糊似乎有一个人影在靠近,他的步子很急,朝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下意识的一躲,却被来人抓住了手臂。

 

是影山。

 

日向有些害怕,这样表情的影山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挣扎着想逃开,无奈影山的力气太大,自己双臂被禁锢的无法动弹。想与他好好说话,可无论怎么用力,喉咙发不出一丝声音。翔阳害怕到不行。

 

【你这样的人不配让我托球。】

冷不防的一句话,日向僵立在原地。他想解释,想问清楚,可是似乎无论自己吼叫的多歇斯底里,影山全都听不见。

 

我,我不会去抢前辈的球了。

影山你听我说啊,不要对我露出这种失望的表情啊。

 

【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你了。】

 

转身,影山离自己越来越远,日向努力想要追上。

 

【别跟来。】

 

回头瞪了自己一眼,日向瘫软在地。

你骂我啊,你打我啊。

可你别说不需要我,不要再和我一起打球了啊。

 

影山!

影山…!

 

【影山!】

 

惊得坐起身,日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做了噩梦。

手抚上心脏,还在咚咚咚的快速跳动着,睡衣后片全都湿润了。

 

影山。

扯着嗓子叫了无数遍名字的人。

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害怕失去他。

 

日向翔阳攥紧被子,把自己整个裹在了里面。

瞪大了眼睛,双颊通红。

 

【喜、喜欢你。】

用着只有自己才听的见的声音不停地反复呢喃。

这一夜终究是再也睡不着了。


=============================


对于单细胞的生物来讲,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之后的做法有两种。

  1. 直接表白。

  2. 憋在心里。

 

日向翔阳出乎意料的选择了后者。

从今天开始,要尽可能的避开影山,此刻庆幸自己和影山并不是同一个班。

 

昨晚睡眠不足的关系,今早的晨训日向少见的请了假,浑浑噩噩的到了教室之后脑袋便黏在了课桌上,呼呼睡起来。

 

结果在第三节课上被古文老师用粉笔扔中了脑门而吵醒。

依旧睡眼迷糊的坐在教室里开始神游天外。恍然瞥见窗外正在上体育课的一年级三班。

 

【啊。】

影山他们今天是跑1000米。

 

黑头发的少年正以第一名的姿态冲向终点,看上去丝毫不费力。

诶,每天的晨跑倒是起了不少作用。

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日向,反而撑起了下巴眼神直直的望着那少年。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影山似乎觉察到什么,抬头望了一眼。

 

心里一惊,急忙收回视线。

日向暗自掐了自己脸颊一记。好险。

从未想过自己高中里第一个喜欢上的居然是男孩子,呆头呆脑的日向对于如何处理完全没了思路。只是暂时想着能躲就躲,他不想被影山讨厌。

 

想到刚才注视着影山的自己,日向惊讶原来我也会像女生那样因为偷看到心仪的人而欣喜。虽然身为男生的自己有点点变态。

 

下课的时候影山来找过一次自己,日向躲在课桌底下,双手合十拜托同学说他不在。影山皱了皱眉,在门口又站了少许,才转身离开。

 

【诶,日向你和影山同学吵架了么?】

【就是啊,怎么感觉像在躲着他啊。】

 

【没,没啦!就一点小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哈哈。】

装傻着敷衍了过去。

太过热心的同学有时也真是头疼。


=============================


【我,我先回去了。】

 

结束排球队的训练,日向趁着大家没注意就拎着包,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活动室的门。

 

【你给我站住。】

伴随声音而来的是身后突然伸出的一只手,拽住了自己的衣领。

尴尬的回头,看见的是今天想了一天的人。

 

【影、影山。】

想要努力挤出一个笑容,结果一定丑的要死,因为影山正黑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完、完了。

 

【哦呀,影山又要开始暴力了么。】

轻佻的语气,月岛还没说完就被菅原和大地前辈拖走了,山口小跑跟上。田中和西谷根本没在意这边的举动,帮着洁子小姐搬着纸箱子也走了出去。缘下前辈打着哈欠朝这里瞄了一眼,不明所以的耸了下肩膀,出门。

 

戏剧性的,诺大活动室里又只剩下影山和日向两个人。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日向紧紧闭上眼睛,等着即将来临的臭骂。

结果却听那人浅浅一声叹息。

 

【…?】

不太确定的睁开一只眼睛,见到影山无奈的揉搓着自己的眉头。

 

【笨蛋日向,你是不是还在为昨天的事不开心?】

唔,的确是不太开心。

可也不会笨的点头承认啊,日向把头摇的像波浪鼓,手也配合的左右摆起来。

 

【没、没有,怎么会。】

声音轻的就像是在说违心的话。

 

那人声音突然又强硬起来。

【那为什么今天一天都躲着我?】

 

【!!】

猛地抬起头,对上影山明亮的眸子,日向心虚的下意识想闪开对视的眼神。

【今天在教室,我明明看见你了。】

 

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毫不留情的拆穿了日向的假面。

咬着嘴唇,说什么也不会承认。

 

【体育课上是你在看我吧?】

影山往前走了一步,缩小了两人间的距离。

如果人与人之间真的有气场,那影山此刻现在一定把自己压得死死的。

本是疑问的语气,在看见日向的表情时,影山百分百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早上回头时,视线里的确是掠过一抹橘色,只是一瞬间又消失不见了。

 

日向翔阳想往后退一步,这样面对面的气氛自己有些呼吸不畅,脑袋里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我、我去趟厕所先。】

转身。

 

【不许逃!】

手腕被拉住。

 

【既然不是昨天的事在生气,那为什么?告诉我!】

日向这家伙果然很奇怪,今天练习时也是,没了往常积极热血样,反而动作迟缓拖拉,而且不知是否自己多心,那家伙,在避免和自己过多的接触。

 

【影、影山为什么一定要问清楚呢。】

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

 

【因、因为我们不是很重要的伙伴么!】

突然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影山嘴巴打了结,才不会说是因为很担心你啊笨蛋。

 

从拽住的手腕处传来了细微的颤抖,日向低着头。

 

【影山…笨蛋。】

【影山是个大笨蛋!】

 

被逼到极限的日向终于崩溃,酝酿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全部发泄而出,

 

【是啊,影山是我最重要,最重要的伙伴啊,所以才,才不想把你让给任何人啊。】

声音带着一点哭腔,影山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急得手足无措。

 

【喂,你…】

这笨蛋是哭了么。

 

日向伸出手臂,盖住了发烫的眼眶,才不要被影山看见自己哭的样子。

 

【因为,因为不想被影山讨厌所以才躲着你啊,】

说到一半,吸了吸鼻子,日向的声音在空旷的活动室里听起来格外响亮。

 

【因为…因为我喜欢影山啊。】

【我喜欢你啊!】

 

说,说出来了。

安静的活动室里只剩下自己喘息的呼吸。

啊,要被讨厌了吧。说不定下一秒影山就会推开自己,然后嫌弃的看自己了吧。

不行,要马上逃跑。

 

【所以你才努力躲着我?】

终于消化了全部话语的影山淡淡开了口,日向遮住自己眼睛的双臂显得有些心烦,他一把拉开,迫使日向抬头与自己对视。

 

【是,是。】

再一次被影山的气势所吓倒,日向只能乖乖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喜欢我?】

如此直接的询问,日向的心脏有些受不了,迫于压力,他再次点了点头。

 

【你真是……】

影山伸出了手,往自己脑袋袭来。

日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早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了不是么。

 

落在脑袋上的只是手指传来的轻轻一弹。

虽然还是有些疼。

 

第二次不明所以的睁大眼睛,日向翔阳的智商有些看不清现在的情况了。

影山居然笑了,他捏着自己的脸低头凑近。近到都能从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啧,笨蛋的脑回路果然是不一样啊。】

 

接着又是对着日向的脑门曲指一弹。

 

【诶?】

【诶!!!!!!】

 

---fin---


翔阳说我有独特的表白技巧(**) 

嗯。辛苦你了。飞雄。【笑

有点低烧码着文,可能某些地方写的比较怪【太太们见谅QUQ


评论(34)
热度(59)
  1. 绮拉老颜佛系状态中zZ 转载了此文字
  2. 萌上下睫毛的-Luffy亚亚子老颜佛系状态中zZ 转载了此文字
    甜~

© 老颜佛系状态中z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