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二颜 。

这里阿颜 *(´∀`)*
最近月歌沉迷x 春始不足 渴望太太们撒糖嘤嘤嘤❤

【排球少年/月山】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想着还是把月岛的也写了ww
拙劣的表达着温柔的月真是可爱死了

------------------------------------------------------------------

<1>

五六点的天还是灰蒙一片,打开窗似乎还能嗅到昨夜下过雨的味道,有些刺鼻的泥土气息,说穿了便是雨滴打落到地上黏连着附着的泥土颗粒又回升上来的灰尘味,空气倒是清冽了不少。穿着宽松睡衣的月岛倚在窗边,若有所思的看向远处。

五点就没了睡意,这几天过度的训练倒是让精神愈发的亢奋,比闹钟时间早了一个半小时醒来,再也睡不着了。双腿略感肿胀发酸,月岛曲起腿来回伸缩了两下,好让肌肉得到适量的缓解,这两天似乎起跳的频率太多了呵。

原来自己也是可以变得这般努力的麽。

突然想笑,月岛扯了扯嘴角,对着窗外叹了口气。
想起前几日山口的一番说教,他眯起眼,似乎是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反复品味。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还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看着那样一脸认真的山口,自己好像受到了不小的挫败。

一直以来所讨厌的认真劲,山口那晚的演绎算是淋漓尽致,心惊于自己居然没有嫌弃,反而看着那张执拗的脸,喊得通红的脸颊,以及身侧两只微微发抖握成拳头的手,心生异样。月岛看向远方的双眼闪现出不一样的光芒,似乎某个地方的神经末梢带动着全身想要叫嚣些什么。

什么呢?

月岛把窗开得更大了一点,他闭上眼,探头感受拂面而来的风。
在温度只有十几度的早晨感到了莫名的燥热。


<2>

一如既往的,在打开门的那一刻,果然那个瘦小的身影早已经等在了自己家门口。几年下来,竟有种安心的感觉,摇摇头,喊了声我出门了便走了过去。

月岛觉得今天的自己,不太好。

依旧是熟悉的笑容,熟悉的早安问候,然后熟悉的一路跟随。相较于以往的脚步,月岛今天特地放慢了一些。

【月?】

回头看见一脸疑惑的山口,月岛扶了扶眼镜。

【今天有些早,走慢点也没事。】
反正自己说了什么山口也不会怀疑。

【啊,说的是!今天是挺早的呢。】
意料中的附和,然后又是一段默默无言的路程。两人一前一后,沿着街道边缘不快不慢的走着。

对于保持了几年这样的现状,今天突然很不满,月岛叹了一口气,随后停下了脚步。身后的山口差一点就要撞了上来,额前的几缕发丝已经擦上了月岛的后颈,细碎的头发顿时弄得月岛脖子一痒。

【啊,月,抱歉我没注意你停下来了。】
低着头就是一通道歉。

不自觉的皱起眉,很不满意这样的反应,可似乎又在预料之中,月岛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犹豫了下又突然合上。他盯着低着头的山口几秒钟,随后抓起他的胳膊往前拖了点距离,不多不少能和自己并肩的这点距离。

【?】
山口不明所以,月他没有生气么,可是皱着眉啊。
陷入纠结的少年并没有发现身旁的月岛似乎满意的笑了笑。

【我只是想以后你可以不用跟在我身后。】
【诶?】
【我想我们可以并肩走。】

适时的话语阻断了少年脑中的思绪,他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消化,随后脸微红结结巴巴的回答了是。

【走吧。】
月岛转头看了看走在自己身边的山口,这样略微低头就能瞧见的身高差距他很满意。

这样的感觉似乎也不赖。


<3>

午饭时间,在座位上等着山口的月岛坐的有些不耐烦,离下课时间已过了十分钟可那个早该出现的人影却没有来。

今天的自己变得特别不太能控制住情绪。

月岛起身,想去走廊找人,刚出教室转了弯,果然见到了他熟悉的身影。山口正被一群女生包围,挠着头的样子似乎很是烦恼。
嘁,这家伙就不会开口拒绝麽。

手插在口袋走了过去,山口发现了正在靠近的自己,瞪大眼睛显得紧张十分,用眼神示意自己快点离开。月岛直接无视了示警的讯号,直端端得走过去,随后拨开前方的女生,不顾耳边爆出的尖叫伸手就把山口拉了出来。

【你就不会开口说不麽?】
回头对着身后的人就是一句质问。

【我,我。】
被拖着走的山口语气有些喘,他的手里还拿着三四封颜色粉嫩的信件,女生让他转交给月的情书。

一路来到天台。

顶端的一阵凉风让月岛舒爽了不少。他找了块干净的地,坐下。

【月,这些。】
轻声坐在月岛身边,山口唯唯诺诺的伸手把女生的情书递给月岛,眼神都不敢和与之相对。

【你今天晚了十分钟来喊我吃饭。】
月岛望着不远处的栏杆,淡淡出声。

【你以后收到的情书都直接替我扔了吧。】
没给身旁人还嘴的机会,月岛摘下眼镜擦了擦继续说。

【山口。】
【!】

突然被喊了名字,山口一个颤栗,坐的端端正正得等着月岛的后话。

【山口,以后不要因为这些事迟到了。】
月岛伸手在山口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不痛不痒。

【啊,今天特地带的炸马铃薯都要冷了。】

不经意出口的一句话却让一旁的少年受宠若惊,抬起头,月岛瞧见了一双好看的眼睛,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望向自己。

心脏第一次跳得如此强烈。
原来这就是心动的滋味。


<4>

周四下午的最后一节是国外诗词鉴赏课程。
月岛难得的想偷个懒,这一周换座位幸运的坐到了贴着墙壁的座位,稍稍侧过身,月岛撑着额头,不费力得就能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山口。正低着头认真得做着课堂笔记。月岛看着讲台上写了一黑板板书的中年岁数的老师,皱起眉。

板书写那么快做什么。

山口似乎不小心碰到了橡皮,掉落在了地上,他放下手中的笔,弯腰去捡,回头偷偷往自己的方向瞥了一眼,月岛并没有躲闪而是大方得对上。这家伙好像吃了一惊,迅速执起橡皮便把头转回了过去。

月岛笑笑。
还真是个容易害羞的人。

山口长得并不算好看,只是这个从小学开始就跟着自己的家伙,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怎么梳都还是会翘起的一挫呆毛,脸上从未减少过的小麻点,在自己说了什么话后会立马跟上的一两句附和,以及自己脱口而出的那句闭嘴,山口。

这样想来,似乎无论何时何地,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总会是那么一个比自己略矮了几公分的小个子少年,摸着头发满脸歉意微笑的模样,依旧喊着等等我月然后小跑着跟上来。

月岛倚靠在墙壁上,微眯起眼睛,盯着山口的侧脸。
原来那样一个柔弱的少年也会朝着自己怒吼,有些吃惊,震惊之余,事后却觉出一丝有趣。他就不怕自己之后再也不理他了么,究竟是抱着怎样的觉悟才让少年迈出脚步喊住要离开的自己。

山口你真帅啊。
原来这般的少年也开始变的成熟,似乎现在的他并不再需要自己适时的保护。大概从来都没有需要过吧。

私心和占有欲是很可怕的东西,在某一天的某一时刻就那么悄然无声息的侵入到了人的内心。曾以为自己会无所谓的月岛,此刻也变的棘手起来。他看着思考问题正微皱眉的山口,沉沉的呼了一口气。

幸好,只有自己发现了这家伙的可爱。

四十分钟的时间在老师催人入眠的讲课声和月岛飞散的思绪中结束了,望着空空如也的笔记本,月岛轻笑。

【山口,笔记本借我。】


<5>

晚上入睡前和山口打了个电话,月岛让他别那么早就等在家门口,然后想了想,加了句注意带伞。晚饭时的天气预报上说是会有阵雨。山口愣了愣,忙说是。

忍不出就开口说了山口,你真可爱。

挂了电话,月岛没了睡意。
今天放学路上为了躲避迎面而来的自行车,月岛伸手扯了下山口,手指碰到手指的感觉还真是奇妙,明明都是性别一样的男孩子。月岛伸出手,握成了一个圈,比掌心略微凉意的手指一阵颤栗,似乎山口的指尖也范着凉意,被自己握住的时候,带着一丁点挣扎,脸上透着尴尬,月岛看来,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还想握得更紧更久些。他背靠床头,不禁开始想象,两双手掌彼此紧贴的感觉,会不会灼热到烧起来。心跳有了一丝紊乱。

抓了几把头发,彻底睡不着了。
月岛戴起眼睛,起身来到书桌前,取出抽屉里闲置已久的日记本,翻开。

似乎回想起了今天课上老师说的最后一首诗,他执笔,在素白的纸上停顿了几秒,随后写下。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月岛等笔墨干透了,伸手用手腹轻触那一行字,若有所思。
原来我也会如山口所说,是个温柔的人呐。
盖上日记本,闭眼微笑。

所谓猛虎嗅蔷薇,大概如此。


----fin----

或许月岛并不是那样一般的猛虎,只是个毒舌系的男子,但对于对山口萌生了爱意的他来说,也会表现出别样的温柔。一步步的、静悄悄的温柔。
觉得猛虎嗅蔷薇这个意境突然很适合月岛,就用来写了写。

嘛,月岛说我有独特的表白机巧。

评论(14)
热度(69)

© 夏二颜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