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二颜 。

这里阿颜 *(´∀`)*
最近月歌沉迷x 春始不足 渴望太太们撒糖嘤嘤嘤❤

【排球少年/月山】A One-way Street

其实是上上周的脑洞了【。

设定和之前影日《这就是我父亲们的故事中》提到的一样,月岛出国念了大学。

主动的小山口萌死我  (●>ω・)ノ

OOC可能有



A One-Way Street(单行道恋爱)


 <1>


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


【如果我最后决定不来接你,怎么办?】

【那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找到月。】

 

淡金色短发的少年无奈的按着眼镜,向着身边一脸坚定神情的少年摇了摇头。

 

【走吧。】

他伸出手握住少年冻得有些发僵的手指,接过一旁的行李箱,朝着机场大门走去。

 

【月,再见到你我真的是太开心了。】

【闭嘴啦,山口。】

 

 

<2>

 

人有时真的是越长大越不成熟,光凭着一股脑的冲动劲来行事。说是年轻气盛好,还是有勇无谋好呢。月岛坐在出租车上,透过车子的后视镜看着后座的山口,不动声色得扯了扯嘴角。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上周放学刚回到自己租的一室一厅,打开电脑收到了一封邮件。白底黑字的简单一句话,来的有些过于突然。

 

【月,我下周要来英国了。】

 

鼠标在署名人山口忠那里来回滑动了好几下,月岛这才关了电脑屏幕。并不是没有看见附件里的机票行程单,只是潜意识里不愿意去点击查看。在屏幕逐渐暗下去的一秒也瞥见了邮件最后的一句话,月岛解下脖子里的灰色格纹围巾,用力有些大的扔在一旁。

 

为什么要突然过来?

保持着这样的距离不是很好么?

山口忠你究竟想怎样?

 

身体突然脱了力得躺在沙发上,月岛一米九几的人整个横躺在单人的沙发上略微有些拥挤,他屈起一条腿,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放到茶几上。闭上眼睛又是几年前的晚上山口那张哭得有些扭曲的脸,从未见过哪个男孩子居然能哭成这样,若是平时,自己早就嫌弃的一把推开来人。可那人是山口时,竟一时变得不知所措,顺口的那句闭嘴山口哽在喉头怎么也出不来。

 

并不是不难过的啊。

 

任由挂着眼泪的少年一把抱住自己不放,脑袋还在胸口处来回的磨蹭,深色的校服被眼泪弄湿泛出一小朵一小朵印迹,或许还沾着几丝黏腻的鼻涕。被哭声呛得口齿不清的山口张嘴说着话,闷闷的声音重复着少年伤心的呢喃。

 

不止一次在梦里浮现那晚的画面,醒来后胸口总是隐约泛着疼。月岛讨厌这种感觉,似乎自己像是逃兵一般,在睁开眼睛的片刻笼罩上沉重的内疚。大抵,自己也是想念着那个少年的吧。

 

 

还是在收到山口登机的短信通知时做了决定,只不过是去接机而已,只不过是在长达将近两年之久之后的再次见面而已,只不过,是不放心少年一个人,怕他迷路了而已。

 

 

<3>

 

从后视镜里收回视线,车子也差不多到了目的地。

 

【Sir, your change.】

【Just keep it.】

 

从细薄的唇缝里说出好听的语调,月岛打开门,一只脚垮了出去,后座的山口也紧跟着出来,从后备箱里取出并不重的行李箱,两人沿着街边缘一左一右的走着。离月岛的住所还有不到五分钟的距离。

 

山口边走着边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瞥着身旁的月岛,光是通过电波听见他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得不够满足,思念的欲望每日有增无减,一个月一封的信件丝毫无法把快要满溢出的情感准确的传达。终于,还是决定亲自来到月岛在的国家。

 

伦敦的天气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方才还放晴的天空突然飘起了雨丝。不大,但却很密。一个不小心,差点撞上迎面而来步履匆匆的路人。

 

【Hey ! Watch out !】

 

似乎嘴里还嘟囔着什么,身着深色大衣的男子回头不满的看了山口一眼,才离去。停下脚步低头说着抱歉的山口满脸通红,他看见和他已经相距三四米的月岛回头朝自己走来,山口不敢抬头看他的表情。

 

【So…Sorry.】

 

似乎听见那人口中若有似无的一声轻叹。

 

【在我面前还说什么英语啊,真是。】

 

出乎意料的,月岛脸上并不是山口所想的那一副熟悉的嘲讽表情,除了微皱的双眉外,看不出其他情绪。

 

还是被牵起了手,月岛抓着山口比自己略小的手掌,稍稍摩擦就能感受到手指上浮出的老茧,新的旧的。

 

【还在打排球?】

 

松了口气,两人之间终于有了话题。

山口抬头微笑。

 

【嗯啊,大学里有排球队。】

【跳飘球怎么样了?】

 

挠了挠脑袋。

 

【命中率一半一半吧。】

 

再之后月岛没有出声,只是点点头。

五分钟的路程显得有些长。

 

山口低头,看着月岛的步子。已是将近晚上八点多的样子,街边的路灯已经开启,黄色的灯光在伦敦薄雾的映衬下泛出朦胧的光晕。地上两人的影子一长一短。

 

有时山口会想,月岛真的很像名字里带的月字,多少带着些朦胧色彩。每次总以为离得够近了,一晃神,才发现原来似乎只是错觉。以为只要跟在他的身后,总能有一天会轻易得伸手够到他,没察觉那人早在自己企图伸手时就提前躲远了。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开了一个大玩笑。

 

这种忽隐忽现游移环绕在两人之间的暧昧感让山口终究承受不了。

 

 

<4>

 

原本应该住着学生宿舍的月岛,在第三年搬了出来,虽然室友并不算什么难以相处的人,但还是更喜欢一个人住。月岛的单人公寓并不大,一室一厅,但是卧室朝向不错,天气好的时候掀开窗帘就能晒到太阳。

 

到家已是八点四十。

山口的肚子没忍住发出一阵咕噜,月岛笑笑走进厨房。

 

【家里只有速冻薯条了。】

【嗯,没关系的月。】

 

一阵油锅噼啪声,炸薯条很快就出锅了,高热的油温使得薯条一根根还泛着热气。月岛把盘子推到山口面前。

 

【趁热的时候吃吧。】

 

直接用手拿起一根薯条,差点烫的松了手,山口吃痛的喊了一声。

 

【薯条不是应该冷了再吃么?】

说是这样说,山口还是张嘴小心得用牙尖咬了一小口。

 

【你不是爱吃软趴趴的炸土豆么。】

抬眼看了看一旁的山口,月岛淡淡说出嘴里的话,自己也拿起一根炸薯条放进口中。嗯,果然软软的不好吃。

 

【但是家里只有薯条,而且热的时候才会软软的吧。】

【!】

 

抬起头对上了月岛的眼,山口的心脏咚咚咚的开始快速跳动。他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薯条随意得呼呼两口就吃了下去,没多久,盘中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量。

 

【吃那么快不怕噎着么?】

【嗯,好吃。】

 

月岛从龙头接了两杯水,递给山口一杯。

 

【月做的炸薯条很好吃。】

 

这是今天见面为止山口忠露出的第一次全身心的笑容。月岛看着怔了怔,又想起脑海中那个一脸哭相的山口,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

 

 吃完东西,两人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月岛从柜子里搬出一床新的被子,放到卧室床上,然后把原本的被子整个挪到了单人沙发上。

 

刚刷好牙的山口从洗手间走出来,不由得停住脚步。

 

【月?】

【你睡床,我睡沙发。】

 

少年往前走了几步。

 

【可是床明明…】

【我不习惯。】

 

一句不习惯让山口接下去的话全都咽了回去。月岛背对着他,依旧整理着沙发上的被子。他扯了扯被角,又伸手拍了拍已经够蓬松的枕头。山口突然觉得很憋屈,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顿了顿脚步,咬着下唇走进了月岛的卧室。

 

【晚安,月。】

【嗯。】

 

 

<5>

 

翻来翻去,躺在床上的山口看着时钟从十点转了两圈来到了十二点的位置。他叹了口气,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床上,手掌细微摩挲着棉质柔软的床单。他低头,凑近,然后用力的深吸一口。

 

【月…】

 

少年略带沙哑的嗓音在漆黑的卧室里肆无忌惮的一声声响起。山口在那一嗅中似乎闻到了月岛惯用的洗发水的香味,想起那总是一头清爽的淡黄色头发。山口的吻很轻,小心翼翼得落在浅灰色的床单上。他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一览无遗。

 

打开门想去窗台透个气,却发现侧身躺在沙发上的月岛似乎也没睡。手机屏幕泛着淡幽的光,在黑暗的环境中格外显眼。月岛一手握着手机正看着些什么。才踏出房门的脚犹豫着收回,却听见沙发上传来一阵摩挲,然后落地灯被打开,昏黄的灯光并没有那么强烈。月岛穿着睡衣歪头靠在沙发背上看着自己。

 

【月,我…】

【睡不着?】

【嗯。】

 

捏了捏睡衣下摆,山口挪着步子走到了沙发边,看了眼月岛然后坐下。一时没有人开口,时钟的滴答声清晰可闻。气氛有些尴尬。

 

月岛捂嘴打了个哈欠,撇过头看了看身旁的山口。似乎和两年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好像长高了那么一点。

 

【现在多高了?】

【一米八几。】

 

嗯,看来自己没有感觉错。

沙发塌陷的地方离自己近了一点。

 

【月。】

山口出声,侧过身对着月岛。

【我好想你。】

用力抿了下唇,山口放在腿上的手并成拳,握得紧紧的。不想刻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管这两年里通过简讯、邮件、信件的方式无数次得向月岛传达过这句话,可都没有这样面对面亲口说出来的那么真切。

 

他想月岛一定是烦了他了,所以才会无奈得撑住额头,狭长的双眼眯成缝,歪过头来看着自己。伦敦一月的夜晚还是有些冷,不过身下是月岛方才盖过的棉被,透来一股暖意。山口吸了吸鼻子,睁着不算太大的眸子对上月岛的视线。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么?】

 

干脆全身放松的往后一躺,月岛闭起眼睛。

 

忘了是第几次听见看见山口的这句话了。我很想你,轻柔的一句话山口今天说的似乎很是坚定。并不是没有感触,月岛转头盯着沙发斜后方的落地灯,昏黄的光线看久了视线变得有些模糊,眼睛酸胀的想要流泪。

 

有什么东西就快呼之欲出。

 

 

<6>

 

【是。】

【我不想再做个胆小鬼。】

 

山口揉了把眼睛,向着月岛对着自己的后脑勺,声音激动的有些颤抖。月岛回头皱着眉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山口刚才的音量有些大了。

 

【抱歉,月。】

不自觉的就放大了嗓门,山口伸手挠挠头。

 

【所以说你就是为了和我说想我才坐了12.5个小时的国际航班过来?】

【嗯,还有别的。】

 

调整了下坐姿,山口抬头,眼眸泛着亮光。

 

自己是清楚月岛怕麻烦这个性格的,犹如之前高中在排球队那次一样,虽然合宿后的月岛开始慢慢变化,也会主动请求拦网练习。月岛并不是个只会口头上抱怨而不曾努力的人。只是这一次,碰上的不再是排球,而是感情。又得另当别论了。

 

【月,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出乎意料的能够如此平淡的说出这句话,山口低眉浅笑一记。而后继续开口道。

 

【那月呢?】

 

月岛动了动脖子,没有言语。

山口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第一次,伸过头揉了揉月岛的脑袋。发丝惹得手掌心有一点痒。月岛撇了撇嘴并没有躲。

 

【喜欢的确不一定最后就能在一起。】

 

山口出声,朝着月岛的肩膀靠了过去,天知道他的心脏现在跳的有多快。月岛的肩膀都是骨头,枕在上面着实有些咯人了。

 

【所以呢?】

 

惊讶于山口居然可以说出这句话,月岛的心绪被撩动。既然知道结果又为何要一再逼问。有些好笑的问出接下去的话,好奇着那人会如何作答。

 

并没有马上开口,山口抬眼往上看,月岛的侧脸一如既往得让自己沉醉。削尖的下巴、细长的双眼以及一对薄唇,自己喜欢上的男人其实不算性格很好,大部分时候说话甚至带着点尖酸、挖苦。若是以前的自己,一定不会选择这样的人作为自己的恋人。

 

【所以,一定要更加努力。】

 

对于山口给出的答案,月岛有些哭笑不得。并不是不懂,只是这样的山口会更加让人觉得头疼。轻笑出声,月岛眼角带上熟悉的嘲讽神色。

 

【在一起最后也会分开,还需要那么多的努力做什么?】

 

来到国外,身边的同性恋情见得也不少了,可最后真正能在一起的又有多少。简直少的可怜。大部分人最后还不是抱怨着自己在另一人身上所付出的大半青春,然后醉着酒嘲笑自己的愚蠢。月岛并不是不懂。

 

山口少见的皱起眉头,他伸手触到月岛的脸。

 

【我不喜欢月现在的表情。】

【简直太逊了。】

 

【哈?】

 

山口上前,两手抓住月岛的肩膀,衣服被揪得皱起。

 

【本来感情这种事,除了自尊,还需要什么啊!】

 

四目相对,山口明亮的瞳孔里反射出月岛惊讶的神情。少年压抑着喉头发出的喊声听起来并不大,却已足够清晰明了的传达到月岛的耳中。这是第二次山口说出这样的话。

 

呲啦呲啦。

落地灯的接触似乎出了点问题,在闪动了几次后终于灭了下去。

 

 

<7>

 

僵直着站立许久的两人终于分开距离,山口放开手,叹出一口气。看不清月岛现在的表情,只能听见那人和自己交错开的一深一浅的呼吸。

 

转身,寻着记忆中卧室门的所在慢慢踏出脚步。身后传来拖鞋摩挲地板的声响,山口屏住呼吸,接着衣角被人扯住。

 

月岛似乎正站在自己身后,他弯了腰贴近了自己的脖子。从鼻息间泛出的呼吸惹得后颈一阵痒,山口缩了缩脖子,想往前一步拉开这样的距离,无奈一双手伸出抱成环轻轻松松的就把自己扣在了当中。

 

山口听着时钟的滴答声,心跳的频率似乎快了三分之一。

 

【那我还有两年才回去。】

 

埋在自己脖颈处的人终于出声。热气吹得脖子那里的肌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你会等我么?】

 

山口愣了愣,然后伸手捂住嘴,突然间鼻子好酸,眼眶也好酸,呼吸都带起了不平稳的颤抖。月岛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似乎和平时没什么差别。只是腰间环住自己的手紧了紧,勒得有些疼。

 

【嗯。】

 

细不可闻的一声允诺,山口点了点头,他似乎听见月岛嘴里溢出的一丝轻笑。不自觉得也扯起嘴角。

 

【晚安,月。】

【嗯,晚安。】

 

依旧是一个睡床一个挤在沙发上,但经过方才的闹剧,这一晚两人意外的好眠。

 

 

<8>

 

【你这家伙。】

 

在候机室门口的月岛手握成拳,略有些重的在山口脑袋上锤了一记。后者一只手揉着脑袋另只手手里抓着机票。

 

【都到英国来了怎么会买隔天就回去的票子呢!】

 

头一次看到露出焦急模样的月岛,山口虽然心里很抱歉,但没忍住,还是笑出了声。月岛瞪眼,这才收住眼角的笑意。

 

【月,我下次还会再来的。】

上前一步,扯了扯戴眼镜男子的衣袖,山口一脸讨好的样子。

 

戳了戳他的额头,月岛叹口气。

【国际航班不要钱么,真是。】

 

离登机还有最后的四十五分钟,月岛牵过山口的手,塞进自己大衣的口袋里。指尖与指尖互相的摩挲、触碰,慢慢的,手指张开变成十指交握。月岛的手掌偏大些,包覆着略微瘦小的山口。

 

像在偷偷摸摸做些什么的山口脸微红,转头看了眼月岛,那人望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深色平静。

 

【月是在害羞么?】

 

感觉到月岛的手抽动了一下,山口噗嗤一笑。

 

【闭嘴,山口。】

 

的确是买了隔天就回日本的机票,原本只是想和月岛见一面,把自己的想法全都说清楚,或许或被月岛嫌弃甚至讨厌。但也仅仅是一晚上的时间而已。在从家里出发的那刻,山口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是一趟单行道的旅程,出发了就不会后悔。一旦做出了决定就无法再回头。

 

此刻却有些留恋不舍了。

 

广播里传来从伦敦飞往日本羽田机场的飞机即将登机的温馨提示,月岛伸手搂过山口,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肩头。

 

【我三月份的时候会回家一趟。】

【嗯,那时我在放春假。】

 

眨了眨眼睛,山口并不想哭。上一次在月岛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画面是他唯一的噩梦,他哭起来并不好看。

 

【月,我要登机了。】

低着头,山口对着脚下的大理石闷闷出声。

 

一只手伸了过来,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啊。】

 

从手中把行李箱交给山口,月岛看着那个比自己矮几厘米的家伙挪开步子,慢慢和自己拉开了距离。进了登机口,山口回头,勉强扯出一个笑脸。月岛伸出手对着他挥了挥。终于那人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转了个弯再也看不见。

 

原地又站了几分钟,月岛这才准备转身离开。

裤子后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月,下次带我去海德公园玩吧。】

【嗯。】

 

【下次还想吃月做的炸薯条。】

【好啊,记得趁热吃。】

 

【月…】

【嗯?】

 

【我要起飞了,到了日本和你说。】

【嗯,好。】

 

突然想起曾经盛行的一句话,感情中有一方先说了喜欢就代表输了。若真是如此的话,月岛想自己大概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输了吧。

 

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月岛叹了口气,然后弯起嘴角一笑。

或许,真的可以试一试吧。

山口所说的那般努力。

 

---fin---


感觉有的地方还是写的不够顺畅,这大概也是在工作中偷偷摸鱼的后果=-=

山口小天使简直太可爱了,其实一直很努力。练习跳飘球是,恋爱中也是。月岛给我的感觉会是那种怕麻烦,一察觉到努力了还是会没结果所以干脆不去努力的类型,漫画里也有说到过。

 所以对于恋爱这回事,月岛大概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

并不是对山口没感觉,只是想着不如就这样彼此相处着也不错。终究是山口小天使忍不住了啊XD  毕竟没有一样东西是不去努力就能拥有的,何况爱情。

私心很喜欢这样的小山口,所以写成了稍微主动却带着坚定态度的样子,月岛终究会被感染到的吧。

 

以上纯属作者废话

 

感谢看完的各位  (〃゚∇゚〃) ww


 




评论(7)
热度(56)

© 夏二颜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