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二颜 。

这里阿颜 *(´∀`)*
最近月歌沉迷x 春始不足 渴望太太们撒糖嘤嘤嘤❤

【排球少年/月山】第N+1次的有月岛萤的梦

练手短打【不知道在写点什么鬼

月山不多只能自给自足快哭了QAQ

BGM:《错觉》— 孙燕姿


-----------------------------------------------


第N+1次的有月岛萤的梦

文/阿颜


月岛拿着电吹风,对着山口一头湿润的发丝开始左右吹,一手时不时得拨弄几下,好让发根也尽快的吹干。

 

手心碰触到的脑袋被水淋过,热热的。山口很听话的任由月岛摆布。

 

【往左点。】

 

配合的把头往左边靠,电吹风里的热风一时间全都移到了右边,中档的热风吹得自己舒服得快要眯起眼睛,微微熏熏。可是月岛指尖的冰凉触到自己头皮,又惊得睁开眼睛,似乎每次这样的时候,手臂上都会泛起鸡皮疙瘩。

 

感觉到发丝被月岛的手指卷了起来,绕了几个圈之后又从指缝间隙滑溜下来。

 

【月?】

【山口你这家伙的头发挺软的。】

 

没有停止手中的嬉戏,山口的发丝意外的比想象中要来的柔软。似乎月岛很喜欢指尖与顺溜的发丝间的玩耍。感觉到脑袋往下垂了垂,月岛抬眼看了镜子,山口果然红了脸。

 

突然很想低头去闻一闻少年的发香。

 

暂时放下手中的电吹风,月岛两手轻撑在山口肩头,稍一弯腰低头,脸颊就和山口的脑袋贴在了一起。细小的碎发惹得月岛鼻尖有些发痒,就这样顺势的来回蹭了蹭。山口总是竖起的两撮呆毛被月岛压在了底下。

 

闭眼深吸一口气。

 

少年洗完头,发间的清香扑鼻,悉数钻入月岛鼻中。脑袋空白了几秒,薄荷香味的洗发膏在最后泛出一丝不太能察觉到的甜腻。月岛的心跳快了几秒。他埋头在少年的发间。

 

似乎还没闻够。

 

【月?】

紧张的声音都发着抖,山口不敢抬头只是小声的询问。

 

【我的头发一点都不香啦。】

这样亲密的举动山口忠的心脏有些受不了。

 

月岛终于抬起头,少年的脑袋上失了重量。被压弯的呆毛又缓缓立了起来,月岛撇头,眉眼低笑。他又拿起一旁的电吹风,打算把山口后方细碎的头发再吹吹干。出风口离着肌肤有十厘米左右的距离,怕少年敏感的颈项肌肤被灼热的风给烫伤。

 

这是月岛不曾察觉的温柔。

 

【不,很香。】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顺着两人脚尖轻轻往上爬,暖了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的少年。月岛启唇,单音节的字故意被拖得很长。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发酵。

 

…………

 

打了个哈欠,从床上被惊醒的山口摸了摸脑袋,还是湿的,而电吹风正好好的放在床头柜一角,电线整齐的缠绕在上。

 

少年爬起身,扯起嘴角笑了笑。

又一次在午睡时梦到了月。

总是真实到想哭的梦。

 

叹一口气吧。

暗恋的日子总是过得很煎熬。


---fin---

真的很短//// 只是练手罢了【。

 @再次深陷DH_绅士团阿言  救我

评论(8)
热度(31)

© 夏二颜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