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二颜 。

这里阿颜 *(´∀`)*
最近月歌沉迷x 春始不足 渴望太太们撒糖嘤嘤嘤❤

【炸贱】speachless

其实就是阿先最近更新的小段子…

虐到不行,想写一写(哎

---------------------------------------------

#炸贱#

 文/阿颜


他说,他不难过。

只是感到有些心酸。

 


被展正希从背后一把揽住并摔倒在地的时候,他以为那个人会说些什么。

说点什么关于方才的事不必在意,又或者是抡起拳头再狠狠揍自己一拳之类的举动。

他甚至觉得,展正希会追上来的这个行为都是出乎自己意料的。

 

雨滴落在脑袋上,浸湿了发丝,衣服也黏黏腻腻的贴在肌肤上。

此刻只想回家。

 

【等一等!】

【见一!我想跟你聊一下!】

 

聊什么?

聊之前的那个吻么?

 

抽身冷笑。

不过就是突然溢上脑门的自暴自弃,和一直以来都知道的,无非是称之为奢望的东西罢了。

没什么好聊的。

 

【下次再聊吧。】

 

可展正希这一次似乎铁了心,叫唤出他的名字时语气里带了不可忽视的坚定与执着。

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气愤。

希望不是他多心了。

 

沉默的这三四秒钟加重了彼此间尴尬的氛围。

浓的连此时淅沥不停的雨水也无法冲刷干净。

 

终于,他还是开口了。

 

【你…喜欢男人吗?】

 

什么?

展正希你说什么?

 

【是这样吗?】

 

呵。

什么狗屁肯定的语气。

 

明明是可以一走了之的,不用开口去搭理他。

可当大脑终于运做起来,耳膜听清楚了那句话,肆意在脑海里蹿流不止时。

一股热流涌上鼻腔,蔓延至了眼眶。

耳边的滴答雨声也开始静得听不见,只剩下狂跳不止的心脏。

 

【你在说什么…】

 

他的身体开始抑不住的微微颤抖。

滚烫的液体从泪腺不听使唤的冒出来,他不能转身,只有用双手抵住脸庞。

狼狈的模样。

 

脑袋里空空。

该如何回应展正希的疑问。

喉头哽咽,却连只言片语也说不出。

 

【不是…】

 

咬住嘴唇,憋出细微的这两个字。

似乎已是极限。

 

用力抵住眼眶,他不想在展正希面前哭得像个心碎的孩子。

只是张开嘴时,抽泣声还是不小心从牙缝间溢出。

 

展正希怕是吓坏了吧。

 

【……】

 

现实不是言情剧,他也不可能会说出喜欢的只是你这样恶俗的话语。

可笑的是事实的确如此。

 

又是两三秒的沉寂。

转过身,露出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勉强笑脸。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回头对上那双急于知晓回答,又夹杂着担心不安的眼神。

他知道,这一天终究是要来的。  


---fin---


说实话,炸毛内心一点感觉都没有,打死我都不会相信的。

然而,我还是很想揍展正希一顿(微微笑


球阿先撒点糖吧,快要被虐的起不来了QUQ

评论
热度(16)

© 夏二颜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