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二颜 。

这里阿颜 *(´∀`)*
最近月歌沉迷x 春始不足 渴望太太们撒糖嘤嘤嘤❤

【炸贱】Hold you

看来阿先是继续开虐的节奏了…

炸毛哭了那里真是一下子戳得我不行不行的quq

所以这次是展正希视角


-----------------------------

#炸贱#

文/阿颜


展正希想。

自己真是个白痴。

 

 

话一出口的片刻,他便开始后悔了。

虽然也曾目睹见一流泪,甚至比眼前的情形更加狼狈不堪,但这一次不一样。

这一次,是他的错。

 

雨很大,他和见一站在一段昏暗的通道里,两边滴落的雨水恍如屏障,连同头顶的水泥墙,把两人隔绝在一方封闭的空间里。

定在原地,没办法动弹。

 

心脏跳的很快,展正希试图平缓自己急促的呼吸。

他也想开口解释些什么。

比如突然做点夸张的举动,调侃的话语,借此冲淡方才的尴尬。

但是身体变得很僵硬,只能紧攥着拳头眉头皱起。

 

见一低着头,用细碎的声音呢喃。

 

【为什么会流泪。】

【我自己也变得很混乱…】

 

病愈的身体怕是淋了雨,体温又开始攀升。

见一的双颊泛起红,唇色褪去了原本应有的健康血色,白寥寥的。

 

他怕他下一秒就会支撑不住。

想对他说回家吧,内心却叫嚣渴望着答案。

 

此时的展正希选择了沉默。

 

像是做了决定般,见一吸了一口气。

 

【能不能…】

【当做…今天没有见过我。】

【没有说过这些话…】

 

印象中,见一并不是这样的家伙。

即使偶尔恶作剧,玩笑开大了,也只是笑笑或者难逃被他暴揍一顿的下场。对于所做的行为,至少不会后悔,更不会逃避。

 

见一的话语并没有断。

 

【明天见面时…】

【可不可以,回到以前那样…】

【跟我聊天,跟我玩…】

 

隐忍的哭泣声使得说出嘴的话语走了音。

甚至带上了颤抖的语调。

见一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他抬起左手抵住眼眶,怕是不愿让自己瞧见如此模样。

 

即便如此,展正希依然听出了那人言语之内的害怕情绪。

他怕自己不再理睬他。

怕自己不再与他一同玩了。

 

一股从心脏涌到喉头的冲动油然而起,展正希跨出一步,缩短了彼此间的距离。

 

【见一…】

 

他想说点什么。

 

他想说,不是很久之前就答应过了么,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他想说,你忘了么,我可是有超能力的,能够带给你力量。

他想说,想说。

 

见一,不要怕。

 

展正希伸出手,想握住面前的人。

 

【见一…】

 

【现在,可不可以…】

 

见一的声音从指缝中溢出,带着浓重的鼻音。

 

【像开玩笑一样……】

【拥抱说再见…】

 

…………

 

忘了自己上一次哭是何时了。

只知道鼻子一酸,泪腺便分泌出温热泪滴从眼角溢出。

 

见一的恐慌情绪似乎传染给了他。

原来脱口而出的话语,竟会带来如此伤害。

展正希恨不得把那个问题一口吞下肚。

 

伸出手,把面前看来残破不堪的人搂住,双手拥入怀里。

见一眼眶红肿得让他心疼。

说出口的话语让他心疼。

 

抱住他吧,就这样抱着他。

无论今天发生过什么。

无论他是否喜欢男人。

 

 

见一。

有我在。

 

---fin---


评论
热度(37)
  1. 我才不是小透明夏二颜 。 转载了此文字

© 夏二颜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