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二颜 。

这里阿颜 *(´∀`)*
最近月歌沉迷x 春始不足 渴望太太们撒糖嘤嘤嘤❤

温馨三十题/银土向 (马一下…

温馨三十题(银土向)

 

1.  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大热天的,居然接到了要陪一群熊孩子们去动物园的委托,坂田银时望着眼前趴在栏杆上,露出兴奋开心神情的孩子们,认命地叹了口气。

 

【快走啊大哥哥,前面还有大象呢!】

 

手突然被孩子们拉扯了起来,银时低头看了看,孩子们的手异于自己的,小小的,捏上去软软的,一直自觉不怎么擅长应付小孩子的坂田银时,此时竟然也没有感到太过于僵硬,被牵着往前踉跄小跑了几步。

 

【嘁,大象那么臭有什么好看的。】

他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掏着耳朵,嘴里小声嘟囔,孩子们的期待与梦想,这个男人还是不忍心去破灭。

【好啦,知道啦,你们慢点走,摔了碰了阿银我的委托费就要打水漂了啊!!】

眼前的小祖宗们可都是活生生的钱啊,坂田银时这一整天只能小心供着养着,百分百得迁就着。

 

眼看着快要到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了,坂田银时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下头顶炙热的太阳,即使自己戴着草帽,也感觉就快被烤焦了。真不知道小屁孩们的精力是哪里来的,怎么都用不光似的。坂田银时在不远处找了个长板凳坐下,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咽了几下口水,总感觉喉咙干干的。

站起身,朝着远处正和大象合影的孩子们吼了一声。

 

【小鬼们要不要喝水?】

一张张红扑扑的小脸集体转了过来。

【要!!】

 

关照了不要走开之后坂田银时朝着身边最近的零售小摊走去,他掂了掂自己口袋里的钱,觉得够呛。

 

【老板,十瓶可乐。】

【好的,一共840 円。】

 

好贵。一边在心里暗暗吐槽黑心摊贩,一边往口袋里掏钱。

【啊,这里是五百、然后,】

坂田银时把一堆零碎的钱全都抓了出来放在手心里数着。

【六百、六百五。】

还剩下一枚一百,一枚五十,一枚十元以及两枚五元的硬币,加起来一共820円。他看了眼老板,又看了看手上的钱,不死心的把手再一次伸进口袋里死命的摸了又摸,依旧是空空无一物。

【咳,老板,你看,那么热的天,做笔生意也不容易,我这就缺二十円了,】说着抬起头讨好得笑着。

【老板你就通融一下啦。】然后双手合十地举过头顶。

 

小店老板看了眼窗口上的一堆零钱,啧了一声,一副不屑的表情。

【不好意思啊这位客人,我们小店也是亏本销售,赚不了什么钱的啦。】

话毕,老板露出遗憾的神情,不轻不愿地把坂田银时的一堆零钱扫到自己盒子里,然后转身从冰柜里拿出了九罐可乐。想了想,抽出一个塑料袋子。

 

【喏,客人没办法了,您的钱只能买九罐可乐了,看你不好拿老板我特意给了你一个袋子,放平时,这袋子也是要收钱的呢!现在讲究环保……】

 

BALABALA的讲了一通,坂田银时的耐心就差被全部磨光了,他撑着脸颊一手接过老板递来的袋子,是是是的迎合着。抓起桌上剩下的零钱塞进裤袋子里,转身就走。

【嘁,小气。】

 

正当坂田银时想迈动步子朝孩子们所在的方向小跑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撞入耳膜。

 

【老板,一罐冰可乐。】

说话者的声音低低沉沉的,略带着点沙哑,估摸着也是渴的厉害。坂田银时回头,果不其然,新选组副队长土方十四郎正在买着饮料。

 

【哟,多串君,你怎么也有兴致来动物园啊?】

不知不觉的就自己靠了过去。

 

土方闻声回头看了一眼,愣了几秒。

【咳,在家没事干。】

边说着边伸手接过可乐罐子,他上下打量了坂田银时几眼,随后目光落到拎着的袋子上。他扬了扬下巴,像在询问点什么。

 

【啊,这个啊。】

坂田银时举了举手中的袋子,无奈地一笑。

【接了个委托,陪一群小鬼来动物园玩,天热,给他们买点饮料。】

 

土方点点头,没再多问什么。

他拉开可乐罐子,咕嘟咕嘟的就喝了起来。

【哈……好爽。】

 

放下罐头,土方满足的咂吧嘴,大热天的果然冰镇可乐最让人畅快了啊。他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坂田银时,见到对方舔了下嘴唇,然后喉头似乎动了那么几下。

 

【没事的话一起吧。】

坂田银时突然就冒出这么句话,过了几秒,他挠了挠自己头发。

 

【啊,多串君你忙的话就算了。】

意识到自己有些冒然。

土方耸了耸肩膀。

【没事,走吧。】

 

回到孩子们所在地,玩够了的孩子们全都三三两两地靠在椅子上坐着,还有几个居然坐在了地上,没了方才的热情。有几个孩子看见坂田银时回来了,大叫着太好啦然后飞奔过来。

【大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啊!】

 

孩子们的眼中充满了激动。坂田银时心一软,果然不该留他们独自在这里太久么,刚想说什么,孩子们又开口了。

 

【饮料呢饮料呢!】

【我的可乐!】

【还有我的!!】

 

蜂拥而上的孩子把坂田银时围在了当中,争先恐后的从塑料袋里抓了可乐然后一哄而散。啪啪啪几声,随后就是咕嘟咕嘟的吞咽声,接着是孩子们似乎死而复生发出的感概。

呵呵。坂田银时看着孩子们赶着投胎的那副滑稽样笑出了声。

 

土方又瞥了眼身旁正傻笑的男人,然后突然发现那人手中的袋子空了,不经意的皱起了眉。

【喂,你自己的呢?】

【什么?】男人刚回过神。

【我说你自己的饮料呢?】

 

坂田银时啊了一声,然后不好意思的抓了几下脸。

【嘿嘿,钱没带够,只够帮这些小鬼买了。】

 

【你不渴么?大热天的。】

土方感觉自己今天难得的多嘴。

 

【嘛,还行吧。】

故作潇洒,坂田银时移开自己盯着孩子们畅快喝着可乐的视线,装作轻松的笑了笑。

 

【啧。】

 

土方动了动嘴,然后晃了几下自己手中的可乐,想到了点什么。和坂田银时说了句你等我下后就急冲冲的跑了出去。几分钟后,土方回来了,手里多了两根吸管。他把吸管插进可乐罐的口,然后递到坂田银时的嘴边。

 

【喏,喝吧。】

【……】

 

坂田银时有些惊讶,多串君居然……

土方不耐烦的又指了指吸管,然后别过脸。

 

【我是怕你脱水,到时我在旁边还要送你去医院,多麻烦。】

说着蹩脚的理由。

 

坂田银时心头一热,却又止不住的嘴角上扬。没想到多串君那么关心自己。便也不再推拒,他伸手接过可乐,捏着其中一根吸管咕嘟咕嘟喝了起来,当喉头接触到清凉的液体时候,坂田银时止不住的大叫一声真他妈的爽。

 

土方看了他一眼。

【还说不渴,嘁。】

【嘿。】

对了几眼,两人都哈哈爽朗笑了起来。坂田银时喝了几口,又把可乐递回土方的手里,土方接过,拽着一根吸管也喝开了。

 

三两个孩子无意中看见了他们的举动,歪着头不明所以的讨论起来。坂田银时看了几眼,耸了耸肩,最近的小鬼真是莫名其妙。

下午的天气终于不再那么沉闷,稍稍起了些风,孩子们悉悉嗦嗦的讨论也被偶尔吹过的风掩埋了起来,只是不经意间似乎能听见那么一两句。

 

【刚才那个黑头发的大哥哥拿了坂田哥哥的吸管吧。】

【没错,绝对是,我都盯着看着呢。】

【嘻嘻,真笨。】

【…………】

【……】

 

-----Fin-----

 

评论
热度(4)

© 夏二颜 。 | Powered by LOFTER